釣翁

只是喜歡在雨中
一個人
小心翼翼的
垂釣湖邊
蒼穹閃閃
斗笠微斜

© 釣翁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永遠/op同人/Zoro x Robin

已經多久了呢?看著她綻放在嘴角的笑花。說實話,他早已記不清了。他看過她最真摯的微笑,認真地微笑,稍帶靦腆的微笑,堅強的微笑。在這數不清的洪流裡,他們經歷了各式各樣的挑戰與困難,走過那落英繽紛的季節,也踏過了皚皚大雪,留下點點足跡。他們曾經離別,再相遇,再離別。他不否認兩年後的她更為堅忍,宛如綻放在懸崖邊的孤挺花,屹立不拔,挺直腰桿面對瑟瑟寒風。多年後,解開歷史本文的她,是那成熟的果實,閃耀著光彩。在她的雙眼中流動的,是滿足的。對著他的回眸一眼,是如此繾綣,讓他差點迷失在她的眼波中。那一瞬間,他有點明瞭何謂眼眸似深海。同時,他卻有點迷惘,這個她,令他有點陌生。時間飛逝,一不小心在他沒注意的時候,他們之間的回憶就褪了色。 直到熟悉的體溫傳來,調戲的話語隨著笑容綻放在她的嘴邊,他才醒悟眼前的才是最鮮明的色彩。

「世界第一劍客,你讓我等了多久?」她微帶怨言的話語

「還是說,你在等我給你帶路?」直轉急下的戲謔令他微微紅了雙頰

「女人,我可是好好地找到了路。」得意的語氣

他加大了力道攬緊了懷中的人,如同珍寶般,緊緊護住。

她笑笑地圈住了他的脖頸,小心翼翼的,如同水晶般,輕輕捧著。

 

已經多久了呢?看著她綻放在嘴角的笑花。說實話,他早已記不清了。早晨的陽光,令他微微瞇了雙眼。擦拭著劍匣,他細數著他與她度過的歲月,那倩影鮮明地活在她腦海的每一個角落,花香若有似無的飄散在四周。他靠著墓碑,想起在她走了之後,香吉士的拜訪。「你幸福嗎?」香吉士猶疑地問著他始終沒有回答這個問題,他想十年夠久了,夠他回味與她共度的晨曦,夠他細數與她牽手走過的每條小巷。就算當初只剩下十天,他想也已經夠了,畢竟有些東西是記得了,就是永遠。他曾經馬不停蹄地追逐明天,然而最鮮明的只在今天。他不後悔,不後悔還沒與她完成那些寫在牆上的夢想,那些在調情的玩笑話。他抬頭望了望靛藍的蒼穹,他最慶幸的是守著墓碑的是他。

 

已經多久了呢?看著她綻放在嘴角的笑花。說實話,他早已記不清了。他的雙眼慢慢地閉上,最後的笑容綻放在他蒼老的容顏上。紫色的微笑近在咫尺,燦爛的迎接他。

 

他的墓碑就在她旁,互相依偎。有些回憶依然活躍在孩子旁的床邊故事。

記住了,就是永遠。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