釣翁

只是喜歡在雨中
一個人
小心翼翼的
垂釣湖邊
蒼穹閃閃
斗笠微斜

© 釣翁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微笑/小時代同人/顧氏夫婦

#曾經,顧里以為愛情真的不重要,不就是2條腿的男人,直至那天,她才明白她的可笑,原來她也只不過是在用驕傲的姿態扮演落魄的茱麗葉,渴求那份廝守的幸福。

 

#當她從醫院出來的時候,顧里只覺得自己好像身陷一場夢中,如此混沌又模糊的一世紅塵。她計畫了一切的事情,讓所有人離開這片海洋,卻獨留自己窒息在寂寞中。她始終記得南湘的謾罵,衣服在臉上劃去,像一把匕首,再深一點,就會割破她精心製作的漠然;她始終記得林蕭的啜泣,門後的無力身影,彷彿一針吐實劑,再多一點,就會令她承受不住那謊言;她最不曾忘掉的,是顧源的憤恨,肩膀的顫抖,宛如一把火,再蔓延一點,就會燒過她的堅強。

 

#顧里坐在床邊,她想如果從此醉死了,會不會幸福一點?原來徹底的心死是隨意,怎麼樣都好,不會再更痛了,也不會再痛了。就算外邊打著雷,她的雙目也只剩下茫然。「小少爺,我們終究走不到最後啊!」她喃喃念著,她記得他們每一次的吵架,記得林蕭和顧源之間的尷尬,記得唐宛如老是對著他發花癡。回憶的片段令她沉醉,就讓她一個人在過去打轉吧!她想,如果這就是世界的盡頭,那

也無憾了。

 

#「一次就好,讓我再為自己醉一次。」然而她始終沒哭,她在這條路上,早已變成不敢哭的人。

 

#顧源始終無法忘懷那一天,顧里臉上的表情令他心痛至極。明明知道她不會做出那種事,但不堪入耳的謾罵卻脫口而出。有些話真的再也收不回了;有些痛是在野修復不了了。黑夜是一場孤獨的盛宴,時時刻刻的叫囂著雙人床的孤單,顧源也在買醉,每一次遁入酒鄉,都希望現實才是鏡花水月。然而,顧源卻再也沒有找過顧里,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所謂的面子到底幾兩重,食指總停在老婆婆的電話頁面上,卻沒有一次按過,連訊息都消失無影蹤。

 

#顧源知道最深處的他是在害怕,害怕顧里的答案會令他就此等待無人的懷抱,更害怕擦身而過的他們會走不到最後。或許就是這種恐懼令他窒息。只看著她少見的笑臉停留在手機上。在夢與現實的夾縫徘徊的他,只低聲自語著:「老婆婆,你怎麼捨得看我砍掉一條腿,卸掉一條胳膊啊?」

 

#惆悵是秋天的顏色,微風都在嘆息。

 

#顧源在顧里動手術的那天,離開了上海,只是去日本考察, 只是一星期的短期出差。距離不長,時間短暫。

 

#一下飛機,手機裡滿滿都是林蕭南湘Neil等人的未接來電。

 

#「顧源,我求求你,你來看顧里一面好不好,她快要撐不過去了,她都是騙你的。」

語音留話里林蕭的啜泣令他震驚

 

#「顧源,席城那事不是顧里的錯,你來醫院一趟好不好?」南湘的聲音帶著虛弱,卻在最後一句展現了她的堅強

 

#「顧源,姊姊她……。。她一直在等你。你來一趟吧‧」Neil不標準的發音帶著些微的哭腔

 

#他最終還是見到了她,只是是蒼白的遺容。林蕭的崩潰,南湘的憤恨,唐宛如的嘶吼,對他來說,都恍如未覺。那一瞬間,他只見到顧里對著他笑,他始終記得顧里的微笑。

 

#顧里在進手術房前,忽然有種衝動,想再聽一次他喚她老婆婆,戲謔也好,認真也好,她真的想再聽一次,彷彿自己一踏進沉睡,就會讓過往成為海市蜃樓。林蕭一行人的婉言安慰,她依舊傲然的回應。直到在昏迷的前一秒,她勉強的讓自己嘴角彎起

她想著「小少爺,如果你來看我的話,我願意……」她的念頭還沒思索完,迷茫就已拉她作伴,沉入心底。

 

#顧源最終還是參加了她的葬禮,原本林蕭是不讓他送顧里最後一程的,最後是崇光幫他說了話,他才能看著亮華的墓碑佇立在世界的一角。他一路上都沒哭,眼眶紅了,然而那一滴悲傷終究沒有落下。他回眸看了她最後一眼,她最後也是最初的笑容就那樣再次化為他的骨肉,烙印在他的靈魂。

 

#顧源看過顧里很多笑容,但是只有2次她這麼笑過。第一次是在最初的微積分,當他拿著90分的考卷,轉過頭再次詢問她的答案時,她的嘴角就這麼彎了彎,不是羞澀,也並非情竇初開。在他眼中,那抹微笑是她卸下一身的驕傲,流露出些微的柔情。

而最後他的老婆婆也還是還給了他這微笑,像是在告別他們玫瑰般的愛情,動人心魄卻帶著尖刺;像是在了結他們三世的牽絆,終結細水長流。那天晚上,他接到了一封訊息,署名人:老婆婆,內容只有「我願意」

 

#在那之後,葉傳萍沒有再逼他和袁藝訂婚,也沒有再幫他找對象。讓他一個人沉浸在公務裡,只有偶而提醒他不要傷了身子。

 

#冬天蕭索終會離去,只留下梅的暗香讓人追思。

 

#偶然再次遇見相同微笑,顧源只祈求讓他在報以溫情,擁她入懷。


评论
热度 ( 10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