釣翁

只是喜歡在雨中
一個人
小心翼翼的
垂釣湖邊
蒼穹閃閃
斗笠微斜

© 釣翁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澈/op同人/Zoro x Robin

他從沒想過自己會如此痛恨回家,溫順美麗的妻子,乖巧上進的孩子,坐落地寶的房子,昂貴名牌的車子,每一樣都如此令人欣羨,卻讓他痛恨回到那一個家。

酒吧裡混雜的氣息,安定了他浮躁的心情,一杯一杯的黃湯下肚,女人如蛇般的身體,魅惑了他的神智。他深愛他的妻子,卻不願面對她。她依舊溫暖的笑顏,只令他看了心痛,她總是笑意彎彎的雙眼,只令他後悔。外人總羨慕,說他家庭事業兩得意。一雙兒女,皆用功進取,不煩人操心。的確,他與妻子感情深厚,與孩子也親,沒有外頭包養女人,假日常常一家子出門。但每個月總有一天,他會流連在酒店裡,聽著震耳欲聾的音樂,讓自己沉淪放鬆,就那麼一個晚上,他不想看見她,不想看見她如籠中鳥的身影,不想看見她眼裡逐漸失去的光彩,不想看到她被對家的責任給鎖住。

他還記得,當年認識時,她對知識的熱情,如此耀眼奪目,平時卻溫潤如玉,笑語盈盈。他們如一般的情侶,交往了幾年後步入禮堂,他還是致力於他的事業,她仍然繼續她的研究,直到他們的第1個孩子,如此措手不及,衝突、冷戰襲擊了他們,那次之後,她辭去了研究,在家裡親自帶起了孩子。

「或許當初自己就是想逼她這麼做吧!」他嘲諷地想著,想要她只安安順順的待在自己身邊,卻忘記了她是鷹,就算有再多的束縛,她仍是嚮往自由。嚮往那片蒼穹。

 

她在等,昏黃的客廳裡,她倚著窗,俯視著這個妖豔的城市,手裡一杯威士忌,也在暈染下,點點媚艷。她知道他去哪,卻從不干涉,畢竟這份愛太窒息,兩人都早已在生死徘徊。她不懷疑他愛她,卻知道兩人遲早會分開,或許當年如果不是因為孩子,他們倆如今已各走各的路了吧!說實在,她不後悔,不論是當年或者是今夜。手中的酒緩緩流過喉嚨,似火在灼燒,卻一點一點的麻醉她。她愛他,也愛他們的孩子,只是時間重來,或許她不會嫁他,因為這個代價太沉重。生活、孩子的壓力,纏住了她的翅膀,她想飛,卻不得不停下,因為如今她已有了更大的責任。每個月的今夜,她也模仿著他,喝那麼的一杯酒,忘了他,忘了孩子,只有寂靜來叫囂著世界。

她總想起,剛認識時,他的眼神如豹,野心勃勃,骨子底卻像個孩子,彆扭的與她交往。

他是一個好男友也是一個好丈夫,對她從不設限,婚後的她常為了研究東奔西跑,他也只是偶爾發發牢騷,直到他們的第1個孩子。冷戰後的一個月,她想通了,辭了研究所的工作,在家相夫教子,每個人都說她溫順,公公婆婆也對她讚不絕口,卻只有她自己明白,她只是在盡足她自己的責任。

「媽,你還在等爸爸嗎?」兒子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了她

「沒辦法,媽怕他又迷路了。」她笑笑著說著,兒子那股眼神總讓她想起了剛交往的時候的他,純真而爽朗。

「媽,早點睡喔!」看著兒子的背影,忽然有點想念當初都生澀的兩人呢!第一次他不坦率的牽手,第一次心疼地擁抱,第一次笨拙地親吻,當年的他,真的很可愛呢!

 

回到家時,他看見了她在窗邊打盹,桌上的酒杯有些凌亂。

 

「你回來了啊!」

 

「怎麼不先睡?」

 

「怕你迷路啊!」她笑著說

 

看著她的笑,他知道是時候了。

 

他們突然的分居,令身旁的朋友都嚇了一大跳。

「沒什麼,只是我們都需要一些空間罷了!」他總是如此笑笑的回答朋友。

他本來以為反彈最大的會是孩子,但兒子沒說什麼,還順便安撫了妹妹。

兒子只問了一句「媽完成了他的研究之後會回來嗎?」

「那看你媽會不會迷路了。」他笑著回答

 

「索隆,我回來了。」她笑得很燦爛,看著身上穿著圍裙的他,她想現在的她擁有的也是另一種幸福吧!就算失去了遨遊的機會,她卻擁有了一個臂彎,讓她永遠依靠。


评论
热度 ( 8 )